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您现在的位置:
资源>查看内容

中国神话中的传统文化内核

2016-12-29 12:09| 发布者: mym| 查看: 294

摘要: 中国神话中的传统文化内核原创2016-08-31连山   “我认为,对儿童进行传统文化的教育,民间文学也是重要的资源。与《论语》《三字经》等经典不同的是,民间文学不论是思想内容还是表现形式,都更加贴近儿童心理和 ...

中国神话中的传统文化内核

原创 2016-08-31 连山

    “我认为,对儿童进行传统文化的教育,民间文学也是重要的资源。与《论语》《三字经》等经典不同的是,民间文学不论是思想内容还是表现形式,都更加贴近儿童心理和接受能力,更有助于儿童的精神成长。(著名儿童文化学者朱自强教授)

  《盘古开天辟地》《女娲抟土造人》《贴字的来源》……这些老故事,世世代代流传,爷爷奶奶听过,爸爸妈妈讲过,饱含中国的历史与传统,是我们与祖先共同的记忆,也是被人渐忘的瑰宝。它们并不单单是古老的故事,而是在文化内核上和现代人的精神世界密切相连的精神食粮,并且仍然在我们的社会层面发挥着作用。

  有神话学家说真正的神话并非为了解释事物,而是为了奠定事物的基础 我们习以为常的那些神话传说,盘古开天地、女娲补天、燧人氏钻木取火,很多很多的老故事,共同奠定了中国文化的基础。 故事中推崇的社会法则,伦理道德,价值观念,无一不作为文化源头,建构着中国特有的文化模式。这其中所传达的人文精神和向内求索的传统,深刻影响着我们现代人的深层心理诉求。 它们并不单单是古老的故事,而是在文化内核上和现代人的精神世界密切相连的精神食粮,并且仍然在我们的社会层面发挥着作用。 混沌里放出光明

  荣格写道:人的灵魂在诞生之初就开始憧憬光明,它无法克制想要逃离原始黑暗的冲动。” 寻找光明一直是人类最强的生命意志的体现。在日本的神道教体系中,天照大神作为太阳神,统治着高天原,是日本神道的最高神祗。《圣经·创世纪》说起初, 神造创天地。 地是空虚混沌;深渊上一片黑暗; 神的灵运在水面上。 神说要有光!就有光。 神看光是好的,他就把光暗分开” 创世神总是和光明在一起,这一点在中国的创世神话《盘古开天辟地》也有很好的表述。 盘古开天辟地的故事来源于三国时期的记载,距今已有将近2000年,而最早只在中国南方少数民族民间流传的神话,经过时间和空间的双重变迁后,失去了特定的地域、文化的限制,保留了最核心的内容,留给现代人最深刻的文化基础。 我们阅读这些神话的过程,并非是一个知识获取的过程,而是一个强烈的情感体验的过程。

  “相传,在很久很久以前,世界并不是今天这个样子。那时候,没天,没地,没日,也没夜。”“这一天,盘古醒了。他张开眼睛,发现周围一片黑暗,什么都看不见。他用力揉揉眼睛,仍然不见一丝光亮。盘古觉得憋闷得慌,用尽全力向四周撞去,但是大鸡蛋只是稍微晃了晃,什么反应也没有。”“急切间,盘古拔下自己的一颗牙齿,把它化为威力巨大的神斧。他抡起斧子用力向周围的混沌黑暗一阵猛劈。只听咔擦几声巨响,大鸡蛋破裂了。

中国老故事:盘古开天辟地内页图

  盘古抡起斧子,劈开黑暗的瞬间,也是人类由黑暗向往光明的心理的解放。是人们对于光明的最原初的心理体验。 石涛在《画语录》中写道:尺幅上换去毛骨,混沌里放出光明。石涛讲中国画的笔墨之美,于虚空混沌中现出明亮的微光。出笔混沌开,开了混沌,凿了虚空,出了太白,我们即从无名的世界来到实有的境地,由黑暗的混沌来到广阔的人间。

  “盘古用自己的身体,化生出一个光明美丽的世界。从此,天上有了日月星辰,地上有了山河树木,万物滋生,世界变得充满生机。

  同样是和光明有关的主题,和盘古这位创世神相比,《燧人氏钻木取火》的故事中,则强调了人类英雄的勇气和智慧。

  与天为徒很久很久以前,世界上没有火。”“天上有位大神,看到人间生活这样艰难,心里很难过。他想让人们看到火,知道火的用处。于是大神大展神通,在山林中降下一场雷雨。随着咔擦一声巨响,雷电劈在树木上,树木燃烧起来,很快就燃起了熊熊大火。

中国老故事:燧人氏钻木取火内页图

  “对于现代人类来说,没有比火更加平淡无奇的了,可是,倘若人在大地上不曾见过一次火的话,他也许还要在荒漠中游荡数千年。火作为整个文化建树的基石,在假定性的原始状态中,它的发现及使用显示出了不可逾越的困难。(袁珂《中国神话传说》  不可逾越的困难在于没有火的世界,人们当然不知道火是什么,也不知道怎么用火。

  发现火和驾驭火的过程在中西方的神话叙述中是非常不同的,而这正是理解中西方文化差别的最佳文本。 在埃斯库罗斯的悲剧《被缚的普罗米修斯》中,普罗米修斯作为古希腊众神之一,为人类盗取火种。他将使用火的秘密泄露给凡人,从而招致宙斯的惩罚,宙斯把普罗米修斯钉在高加索的悬崖上,暴露在雨雪风霜和烈日炙烤之中,让他每日忍受鹰鹫啄食内脏的痛苦。 而中国的燧人氏神话,则是完全相反的形象和内涵。 “燧明国不识四时昼夜,有火树名曰燧木,屈盘万顷。有鸟名鹗,啄树则粲然火出,圣人感焉,因取其枝以钻火,号燧人。(袁珂《中国神话传说》) 普罗米修斯是神,燧人氏是人。古希腊神话中,神的反叛者为了人类的福祉盗取火种,但中国的神话则是人类中的英雄(圣人)感应到上天(神)的教导,明白了火的奥秘。

  “有一天晚上,年轻人做了一个梦,梦见一位天神对他说:在遥远的西方,有个燧明国,那里有火种,你可以去那里把火种取回来。’” “他发现燧树上站着几只大鸟,橘红色的嘴巴、漆黑的脊背、雪白的肚皮、长着坚硬的利爪,在大树上跳来跳去找虫吃,不时用长长的硬喙啄树干,每一啄,就发出璀璨的、夺目的火光。” “他不灰心,找来各种树枝,耐心地用每一种进行尝试。最后,他挑选比较干而坚硬的小树枝,把它磨得尖尖的,钻着粗大的树枝。不停地敲击、摩擦,终于,树枝上冒烟了,出火了。

  如果说,普罗米修斯带给读者的审美感受是一种震惊,一种伴随冲突的强悍的力量感,一种高于自身行动力的仰视;那么,燧人氏带给读者更多的是一种静息与平和,一种自始至终的平衡感。 相对于普罗米修斯神话中戏剧性的行动与冲突,燧人氏的故事更多地描绘出一种如同流水和土壤般沉静的中国文化景象。 想象一下燧人氏钻木取火的场景吧,燧人氏盘腿而坐,用无尽的耐心切磋琢磨时,内心是从容的,坚韧的,因为他坚信苦心人天不负尽人事而知天命,他隐忍乐观,相信” 是和谐的。 日本批评家铃木大拙说:东方是沉默的,它在感觉某种东西,但是它并不把它全部表示出来; 西方是分析的,滔滔善辩的,喜欢语言表现的。

中国老故事:燧人氏钻木取火内页图

  从故事的表面看,帮助燧人氏的一个神仙,实际上,帮助他的是无所不在的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这是很重要的中国文化精神,不是二元对立,没有命运的悲剧。而是稳健、内倾,天道人道” 和谐相处。燧人氏做的,是顺应天道,与天为徒。 天降雷电而发大火是观天之道,燧人氏法鹗鸟钻火,是效法自然的执天之行 中国哲学中儒道两家都将人与自然看做一体。庄子说;天地与我并生,万物与我为一。孟子云:万物皆备于我矣。反身而诚,乐莫大焉。中国神话哲学在对立的统一中蕴涵着一己论的宇宙观,阴与阳的对立只不过是同一宇宙本源,即太一的变化形态而已,两仪的分裂不是对抗性的,而是统一在一个太极圈之内的。 所谓一阴一阳谓之道,这种合一的二元格局,中国文化少了对立冲突带来的张力,因此成为一个内部自足的平衡体。  这与西方那种征服、外向、雄心勃勃的精神探索与反叛品格存在本质的差异。

德力之争 

  中华民族向来被称为炎黄子孙,黄帝像燧人氏一样,成为我们理想的人格范式。黄帝与代表命运与秩序的是可以和谐相处的,他仅有的一次冲突, 不是与如宙斯一样的天帝,而是与违背天命的蚩尤之间的斗争。在这时,黄帝与天帝不但不是对立的,相反,他是天命的代表,他向蚩尤发起的战争是正义和必胜的,因为他预知了自己顺应天命的结局,他所要做的是耐心等候天助与人助。

   如果说黄帝是人类的道德楷模,文明的代表,蚩尤的恶则体现在外在的野蛮和兽性。 《黄帝战蚩尤》中是这样描述的:

  “轩辕氏带领人民发展生产,还指导百姓制衣冠、建舟车,又为大家定音律、创医学,不畏艰难,不辞劳苦,深受百姓敬重。

  “蚩尤模样儿长得怪异:一半像人,一半像兽,头上有尖锐的角和四只眼睛,身上呢,有六条手臂和两只牛蹄般的脚。

  “蚩尤一直统治着南方,他和他的八十一个兄弟,个个铜头铁臂,勇猛无比,他们还擅长制造锋利的兵器。那些山林水泽中的魑魅魍魉、妖魔鬼怪见他们本领高强,便纷纷来投靠

  其实早在在山海经记载中,黄帝还是人面蛇神的形象,在神话的历史化过程中,逐渐演变成德行高尚的圣王。但反派蚩尤不仅在外貌还是行为上都一如既往的丑陋。 和叛神蚩尤一样,作为恶神而存在的神——鲧,是中国神话中的另一个具有反叛精神的神,据《山海经·海内经》记载:"洪水滔天。鲧窃帝之息壤以堙洪水,不待帝命。帝令祝融杀鲧于羽郊。"鲧盗息壤是为了堵塞泛滥的洪水,解民于倒悬。这是一种可与普罗米修斯盗火种的行为相媲美的伟大业绩,那么""(即舜,一说尧)为什么反倒要杀死鲧呢?

中国老故事:鲧窃息壤内页图

  帝杀鲧的原因在于鲧"不待帝命",擅作主张。臣"不待帝命"就是不忠,图谋不轨、僭越名份。即便鲧动机善良,在中国传统伦理道德体系中,也构成死罪。 赵林教授在研究中国伦理意识和神话传说演变时,写道:诸神的变形过程同时也是他们的德化过程。随着诸神由面目狰狞的怪异生番变为威风凛凛的上古帝王,他们也被赋予了种种高尚的道德品性。在中国神话的历史化改造过程中,诸神失去了图腾属性和自然属性,却获得了历史属性和道德属性。于是在整个神话传说中就表现出一种显著的道德教化功能,这是中国古代神话之不同于希腊神话的一大特点。” “在中国神话中(严格地说是在对神话的历史化改造中)表现出一种协调的现实精神。它的特点是侧重于对现世道德的教化功能,忽略对彼岸理想的信仰功能。因此中国神话的历史化改造过程同时也就是诸神的合伦理化过程,即诸神的化和化过程。” 远古神祇化为人间帝王,帝位的更迭则通过家族内部的继承或者禅位让贤等方式来进行。的原则在中国神系的发展演变中几乎不起作用,而则成为承袭帝位的唯一准则。

中国老故事:鲧窃息壤内页图

  在目前保留的神话传说版本中,充满了"唯贤是举"的传位故事。黄帝有二十五子,但是他却传位于他的孙子颛顼,因为颛顼静渊以有谋,疏通而知事。颛顼不传位于其子,却禅位于其侄帝喾,因为后者顺天之义,知民之急。仁而威,惠而信,修身而天下服。帝喾死后,长子挚继位,挚虽无大仁大智,却具有礼贤下士的谦谦美德,执政九年而禅位于尧。尧有子丹朱,凶顽不仁,尧不传位丹朱而禅位于能和以孝的山民舜。舜晚年亦不传位其不肖子商均而禅位于治水有功的禹。 这些关于帝位传承的传说几乎同出一辙,即为了突出一个字。之上即为。这些帝王都是合乎道德的圣人。 对于反叛者(比如蚩尤)来说,这种建立在之基础上的正统性本身就成为一个难以撼动的坚固堡垒。由于帝位更迭的根据不是而是,所以任何借助武力的反叛都是徒劳的。 儒家重视德行,讲究以德服人,而法家重视气力,韩非子说上古竞于道德,中世逐于智谋,当今争于气力。后世儒家于礼崩乐坏的乱世中试图恢复的,正是尧舜以来圣人所共同传承之道。子曰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拱之。这是儒家伦理中治世的梦想。也是影响至今的政治之道。

 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A5MjE4NTcwNg==&mid=2651502358&idx=1&sn=ac193bdd751996ad897646736990c633&mpshare=1&scene=23&srcid=0831EBCNWP67TbqgwbvRGBGF#rd

 

海门市教育局 主办 Copyright @ 2016-2020 后台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