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您现在的位置:
书斋>查看内容

基于语文深度学习的教师解读文本 ——读教育专著有感

2019-5-29 09:42| 发布者: zgf| 查看: 819

摘要: 基于语文深度学习的教师解读文本——读教育专著有感海安市雅周镇中心小学:范生喜最近,国人被微信上一段“奔驰女车主哭诉维权”的视频刷爆了屏。大家在赞叹该维权女研究生严密逻辑思维能力和清晰表达能力的同时,不要忘记我们小学语文教师在学生发展上所承担的责任。现在高考改革的方向再次证明了得语文者得天下不只是一种口号。那我们小学语文课堂要为孩子将来终生发展打下坚实的基础。成尚荣先生在《教学律令》这本书中强调:教学改革要坚持以学生学会学习为核心,从知识课堂走向智慧课堂,为学生智慧的生长而教。《中国学生发展核心素 ...

基于语文深度学习的教师解读文本

——读教育专著有感

海安市雅周镇中心小学:范生喜

最近,国人被微信上一段“奔驰女车主哭诉维权”的视频刷爆了屏。大家在赞叹该维权女研究生严密逻辑思维能力和清晰表达能力的同时,不要忘记我们小学语文教师在学生发展上所承担的责任。现在高考改革的方向再次证明了得语文者得天下不只是一种口号。那我们小学语文课堂要为孩子将来终生发展打下坚实的基础。成尚荣先生在《教学律令》这本书中强调:教学改革要坚持以学生学会学习为核心,从知识课堂走向智慧课堂,为学生智慧的生长而教。《中国学生发展核心素养》中明确指出“培养全面发展的人”是育人核心目标。将学生发展核心素养落到实处,学科教学是重要环节。语文核心素养包含语言的建构和运用,思维发展和提升,审美的鉴赏和创造,文化的理解和传承。语文教学当致力于学生语言、思维、审美及文化感受力等语文核心素养的发展。

当下深度学习是关注的热点。那如何进行深度学习,我个人认为教师首先要深度解读文本。

一、深度挖掘文本教育价值

著名特级教师薛法根在《为言语智能而教》一书中提出用三种眼光来研读教材文本思想,即从儿童的眼光来解读、用教学的眼光来审视、用生活的眼光来选择,发现文本中适合学生学习的语言要素,重组并整合成相应的语言学习内容板块。那么该怎样研读文本呢?于永正就是在备课前大声朗读文本。他说:“不把课文朗读得声情并茂,我是决不罢休的。”看来朗读能发现教材的教学价值。越是重要的教学价值,越是隐藏在课文的深处,也就越难发现。朗读看似笨办法,却很有用。大声朗读,在朗读中独立思辨,在朗读中发现感到陌生的语言材料,有了“陌生感”的地方往往隐藏着富有教学价值的教学内容。

如《水》一文,当我读到“从头顶倾注而下的水滑过了我们的脸,像一条小溪流,顺着脖子缓缓地滑过了我们的胸和背,然后又滑过了我们的大腿和膝盖”时,那个“滑”“缓缓”两个矛盾的词语就在我的眼前跳跃,既熟悉又陌生,这正是对比的写法,作者把水流过身体的每一个部位的感觉都写出来了,所以感觉是那样慢,这叫细腻,这叫舒服。于是,教学内容就凸显出来了。

另外,对单篇阅读、解读要有整体观瞻。教学《理想的风筝》,很多教师会重点品读“漾”“泛”“转”等关键词,反复涵咏,体会刘老师热爱生活、乐观向上的特点。特级教师管建刚教此课时,在学生用“讲故事”“写板书”“放风筝”“追风筝”四个小标题概括故事内容的基础上,引导学生前后观瞻文本,进一步探究:四个故事“课上”“课余”各两个,是否巧合?四个故事均为一长一短,是否也是巧合?课题为“理想的风筝”“讲故事”“写板书”是否可不写?等问题,逐层探究隐藏在文本内容背后的写作奥妙,发现作者材料选择、详略安排的匠心,发现看似无关的故事间“内在的关联”,从而深悟作者的架构之妙。单篇阅读应注重整体观瞻,不仅要前后联系,深度理解“写了什么”,还要言意融通,深入探究作者“如何写”“为什么这么写”,培植学生整体感知、前后融通、深入研读等良好的阅读思维与能力。

二、统整开发文本阅读价值

阅读教学要突破单篇教学的狭窄与封闭,走向整合阅读的宽广与开发。黄厚江在《语文课堂寻真》一书中提出“本色语文”教学思想。本色语文的核心主张就是把语文课上成语文课,用语文的方法教语文。王荣生教授说:“阅读,是一种文本思维”,不同体式的文本需不同的阅读策略。我们敬爱的吴建英导师也在她的《情意课堂展现母语之美》一书中强调“文本意识决定着阅读姿态、阅读方式,也决定着教学姿态、教学方式,它是衡量语文教学是否具有语文味的重要依据之一”。教师要善于将不同单元、不同年级的同类文本进行统整开发,既关注同类文本共有的阅读教学价值,也能基于篇章特色及学生需求探寻新的阅读视角与策略。

现行小学语文苏教版教材中共安排五篇说理文:《说勤奋》《滴水穿石的启示》《谈礼貌》《学与问》《学会合作》。学习说理文,不仅要关注“说了什么理”,更重要的是关注“怎样说理”,这才是学习说理文最核心的价值。《滴水穿石的启示》只用60个字,简洁明了写了李时珍立志学医,不懈努力,终于完成《本草纲目》。为了让学生明白说理文“事例简洁,语言精当”的特点。特级教师徐金贵将课文中列举的李时珍事例和四年级课文《李时珍夜宿古寺》进行比较写法上的不同。学生通过比较很快就发现一个简明扼要,一个形象生动。从而明白因为目的不一样,表达方式就不一样。徐老师接着让学生把课文中齐白石先生的故事换成“徐悲鸿励志学画”。学生在练写的过程中进一步巩固了说理文的“事例简洁,语言精当”的特点。学习说理文,不仅要明白说了什么理,还要知道按照怎样的思路来说理,才能做到“言之有序”。在小学阶段,这类说理文一般按照“提出观点——举例论证——得出结论”这样的写作思路进行论述。

《滴水穿石的启示》是小学阶段苏教版第二篇说理文,在四年级已经学习了《说勤奋》,知道了说理文的一般结构特征和写作思路,所以不需要重复讲,但必须让学生感悟《滴水穿石的启示》这篇说理文的谋篇智慧,又要防止“炒冷饭”。特级教师姜树华巧妙安排在回顾全文的环节。屏幕出示《滴水穿石的启示》是由“形象导入→现象说明→正面说理→反面说理→得出观点”几部分完成,说出你最欣赏哪个部分及理由。可见姜老师匠心独运的构思和睿智的教育智慧,既对全文回顾总结又对说理文的文本特征进一步认识和巩固。

六下《学会合作》是小学阶段最后一篇说理文,学习此文前,教师不妨引导学生将所学说理文做回顾梳理,明确说理文在言之有理,言之有序,言之有据等方面的特点,回顾说理文的基本阅读方法:以“课文说了什么理?又是怎样说理?说理是否有说服力?”为话题,让学生通过先自主学习,再小组合作交流探讨,提取文章的观点,理清文章结构,分析说理方法,比较本文与其他说理文在结构、说理方法等方面的异同,感悟本说理文说理的智慧。

其实每篇课文都隐藏着作者的言语意图,这种言语意图是借助特定的语言表达方式与语言结构表达出来的。每一种特定的语言表达方式或语言结构,都具有独特的语言交际功能。语文教师唯有在深入研读教材的过程中敏锐而准确地把握这样语言结构,看到内容背后的结构,才能研制出具有语文学科特征的教学内容,才能为发展学生的言语智能而教。

当然,根据《语文教学:学科逻辑与心理逻辑》这本书的教学观:教学时学科逻辑与学生心理逻辑的沟通。换言之,正确传授知识只是有效教学的必要条件,但永不是充分条件,学科逻辑与学生心理逻辑的有效沟通才是有效教学的重要标志,也是教学艺术的核心价值取向。因此教师解读文本要根据学情和课程标准年段教学目标,有适度,有温度,有深度地进行语文教学。


海门市教育局 主办 Copyright @ 2016-2020 后台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