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您现在的位置:
资源>查看内容

今天怎么读名家经典

2018-3-20 08:00| 发布者: zgf| 查看: 571

摘要: 今天怎么读名家经典《小学语文教师》策划人语:随着课程改革深入,越来越多教师不满足只教课本,尝试自己做教材的开发者、建设者。梳理下,至少以下做法得到了广泛传播:“新教育”课题组的整本书共读,提倡师生共读 ...

今天怎么读名家经典

 

《小学语文教师》

策划人语:

随着课程改革深入,越来越多教师不满足只教课本,尝试自己做教材的开发者、建设者。梳理下,至少以下做法得到了广泛传播:新教育课题组的整本书共读,提倡师生共读经典儿童文学作品;韩兴娥老师的海量阅读,两周教完教材,补充大量选文;陈琴老师的素读经典,课本之外,补充大量国学;蒋军晶老师的群文阅读,课本之外,补充大量主题性群文。

20131016日,沪浙两地200余位老师在杭州观摩了杭州市安吉路实验学校刘发建老师与他的32位学生共同上演的亲近鲁迅班级读书会。课堂上学生思维敏锐,语言生动,对名家文学的热情,以及学生对鲁迅的理解,超乎我们的想象,屡屡让人惊讶,赞叹。

这是刘发建老师开创的名家文学阅读周之鲁迅周’”最后一课。所谓名家文学阅读周,就是一周七天,课内课外的时间全部用来阅读同一个名家作品。刘发建老师在一年半内,先后进行了丰子恺周、萧红周、老舍周、鲁迅周等八个名家文学阅读周。

鲁迅、老舍、萧红等这些名家是现代白话文的奠基者,是学习白话文绕不开的高山大川。可是因为快餐文学的流行,这些名家经典,几乎被我们遗忘了。甚至重新拾起时,大家又感觉经典似乎离现实的孩子已经很遥远。刘发建老师开创性的在经典与孩子之间架起一座座桥梁,让孩子们的童年享受到了经典文学作品的浸淫,必将终身受益。也给当下的语文教学开辟了一扇新窗口。

编发本期文章,得到了著名学者、北京大学教授钱理群先生的高度肯定,在此感谢钱先生,以及关注名家经典教学的诸位专家、老师。

访谈

为什么给孩子读名家经典

——钱理群教授访谈录

本刊特约记者 王小庆

记者:钱老师,多年来您一直在提倡让经典作品走进中小学生,并希望教师和专家为孩子们准备更加丰富多彩的阅读材料。请问您为什么要不遗余力地提倡孩子们阅读经典?

钱理群:儿童的生活空间相对狭窄,需要通过阅读来扩展他们的精神空间。只要一书在手,就可以和百年、千年之遥,千里、万里之远的任何一个写书人进行精神的对话与交流。广泛而自由的阅读,能为孩子打开文化空间,引入文化之门,使儿童从自然人逐渐变成文化人,从自在的人逐渐变成自为的人。这就是我们通常说的儿童精神成长过程。因此,阅读教育理所当然地应成为小学教育,特别是小学语文教育的中心,让孩子生活在书籍的世界里(苏霍姆斯基),为孩子营造精神家园,应该是小学教育的根本。

记者:不过据我所知,现在小学生似乎并不缺少阅读,但他们所阅读的材料,却正走向低俗化,离我们的期望也越来越远,这十分令人担心。

钱理群:是的,读什么是个大问题。不可否认的是,现在网络出现,孩子很多时间都花到网络上去了。网络阅读有两个缺点,一不是个性化的,是批量生产的,二不是深度阅读。学校阅读的重点应该是经典阅读,而且是有深度的、个性化的阅读。鲁迅早就提醒我们,胡乱追逐时髦,随手拈来,大口吞下的阅读——这颇有些类似于今天的快餐式的阅读,吃下的不是滋养品,是新袋子里的酸酒,红纸包里的烂肉,有可能使我们的孩子成为畸人。过于追求阅读的通俗化,也会使孩子在智力和情感上永远停留在低龄水平上。提倡阅读经典名著,就是引导孩子走近大师,和思想和文学的巨人进行精神对话与交流,这就使孩子从生命发展的起点上,占据了一个精神的高地,即所谓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登高而远望,视野和境界都大不一样,这对孩子一生的发展,所产生的深远影响,是怎么估计都不会过分的。还要特别指出的是,孩子在学习语言的起始阶段,就接受语言大师、名家的典范作品的熏陶,这对培养其纯正的语言趣味、感觉、习惯,都是至关重要的,而且是受益终生的。

记者:那么,您认为现代经典作品具有哪些与儿童相契合的特质?

钱理群第一流的现代白话文,第一流的现代中国人。无论文和人,都可以概括为四个字:纯、朴、正、大。纯,人有童心,文也有纯真之气;朴,诚朴为人,老老实实写文章,没有花里胡哨、华而不实的东西,写的是实实在在的精萃的现代白话文;正,人与文都有股沛然之气,堂堂正正;大,人的大境界,文的大气象。孩子从小接触什么人,接受什么语言熏陶,关系一生。读这样的纯、朴、正、大的文字,对孩子的成长,至关重要。通过大师、名家,学做人,学语言,是一条正路,大道。

记者:如果孩子们习惯于通俗化的阅读,他们还愿意接受经典作品,并能感受到其中的精神力量吗?

钱理群:这也是许多教师与家长感到疑惑的。我们通过实践,形成了四点认识。

首先,我们发现,以鲁迅为代表的体现了五四新文化传统的中国现代作家中的大师、名家,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他们都是以人性、童心去感受世界的,他们都有一颗赤子之心,他们对自然(动植物)生命和人的生命的大爱,对父母的永远的眷恋,对民间节日、风俗、艺术的亲和,对弱小者的同情,对生活的热情,对未知世界的好奇,对理想的追寻——都是和孩子的世界相通,而又升华到了一种生命和精神的高度;而他们的语言,都来自日常生活的口语,而又提炼成纯净而有味道的现代白话文,是孩子感到亲近,并乐于学习的。这精神与语言的两大特点,就使得孩子接受中国现代经典名著,具有了客观的可能性。

其二,我们不能低估孩子学习语言的能力,小学阶段,特别是小学高年级阶段,孩子对语言的敏感与接受潜力,是相当大的。一些孩子对大师、名家的作品望而生畏,其实是我们的教学不得法而造成的。也就是说,小学生接受经典名著的主观条件也是有的。

其三,当然不能否认,经典名著的教学也有一定的难度。而在我们看来,孩子学习语言本身就是一个不断克服困难,即所谓战胜拦路虎的过程。对现在颇为流行的快乐教育与阅读,应该有一个科学的认识。学习,尤其是经典名著的阅读,有如登山,只有竭尽全力,才能攀高峰而享受一览众山小的喜悦。

其四,正因为这是攀高峰,就特别要重视教师的引导作用。如何恰当地掌握学习的高度与难度的分寸,如何从孩子的实际出发,帮助孩子逐渐接近大师名家,这都需要教学的智慧与艺术。

记者:是的,阅读经典应该与语文教育并行不悖。不过,在许多人看来,阅读经典虽然重要,但只是语文学习中的“锦上添花”之举,在实际的教学中并未引起足够的重视。

钱理群什么叫语文教育?概括成一句话,就是语文教育就是爱读书、爱写作的老师带领着一群孩子读书、写作,并在这一过程中感到快乐,体会生命的意义。为此,我们首先要强调,读书、写作教育,观念、能力、习惯的养成,它在小学语文教育,以至整个小学教育里应该占据中心位置。小学生主要是通过阅读,来建立和外部世界的联系,进入民族文化、人类文明的殿堂,由一个自然人变成文化人,为自己一生的学习和精神成长打下基础的。其二,强调读书、写作是快乐的,这是一种情感的养成。需要说明的是,我们所倡导的阅读与写作的愉快,并非绝对的轻松,教育从来是要有一定的难度的,真正的快乐,是攀登高峰后达到新的高度以后的精神的愉悦和满足。其三,要以追求生命的意义作为读书、写作的目的。教育的本质,就是帮助学生寻找、获得生命的意义,构建精神的家园,这才会有人之为人的理想、追求、信念与信仰。当然,生命的意义并非只是理性的说教,自有丰富的内涵,而且不同的生命成长阶段,不同的年龄,是有不同的特点的。

记者:在这过程中,作为语文老师,我们该怎么做?也就是说,我们该如何利用经典文本,在教学中培养孩子的阅读兴趣,并形成他们的观念和能力?

钱理群语文教学的关键和前提是要有一批爱阅读爱写作的老师。现在教师队伍中真正的读书人是很少很少的,这也是中国教育的最大悲哀。因此,我想呼吁和提倡爱读书、爱写作的老师聚集起来,相濡以沫,相互支撑,这才能形成一种力量。那么,落实到具体的教学,我们又该怎么办呢?我以为应该抓住两个关键:

1. 抓作家和孩子心灵的契合点。现代名家总体上都有童心,但他们的童心的具体内涵和文字表达都是不一样的,要找准他们和孩子精神交流的通道,是很不容易的。具体到每一篇文章的教学,又不能停留在这些总体的把握上,还要下工夫找到这一篇和孩子生活或写作的具体契合点。作家让孩子能亲近,但也不能改变他基本的精神,怎么把握其中的分寸,值得研究。比如为了能让孩子们接受鲁迅,有些老师就突出鲁迅是个好爸爸”“好学生”“好丈夫等。这样的介入是一个好的点,但我有些担心,好爸爸多的是,为什么需要鲁迅?我们最需要鲁迅的是那些特别的东西,不能只讲好玩的东西。好玩不是目的,小学生要亲近鲁迅,但还要了解鲁迅的特别的精神。

2. 抓住文和心的契合点。我认同福建一中陈日亮先生提出的文心说:语文课既是教学生为文,同时又要育心,而是融为一体的。如何理解的融合?又有两句话:一是文从心出。从来没有无心之文,过去那种脱离了文章作者的心灵世界(思想,感情,生命体验),从中抽出知识体系的教学法,是违背文从心出的基本常识的;还有一句话:心在文里,从来没有无文之心,或文外之心,最近几年一些人脱离文字表达,抽出所谓人文精神而任意发挥的教学法,也同样违背了基本常识。我们现在就是要回到常识,从的契合上把握课文,而在具体的教学中,又要具体地去分析和把握每一篇文章的具体契合点。这个抓准了,整个教学就拎起来了。

这里还有一个理论上的问题。写作和阅读是两个不同的过程:写作是先有,再有,是心有所动,先有了表达思想与情感的欲望和冲动,然后再考虑如何作文字的表达,是一个由心到文的过程。而阅读则是一个反向运动:由文见心,先接触到文字,通过对文字表达的琢磨,触摸到作者的心灵世界。因此,阅读教学就必须从如何写入手,引导学生理解的字面之,进一步体味字外之,以及文章文题的设计,篇章结构,所采用的特殊技巧,由此而体会作者要写什么,理解作者的写作意图、独特思想,进入他的内心世界。

记者:现在有一种观点,认为阅读应该发生在自然状态之下,教师不该过多地介入。您是怎么看待这种观点的?

钱理群自然状态下的阅读和引导的阅读是有区别的。我们做的是后者,因此有引导的责任。现在有个倾向,阅读过程很强调感受,很强调自发的阅读,其实语文老师的责任很重,不能忽视后一种阅读。比如,读巴金,孩子能自发地读,因为巴金的语言很真诚。但主要还是要依靠教师的引导。教学不能完全靠自发,教学有时就是灌输,教育有时也需要灌输。当然在这过程中,教师需要训练和提高两种解读能力:一般的文本解读能力,和教学文本解读能力。这两方面的功夫做足了,我们的教学就实了,也活了,教师在课堂上也就能够进入自如自在的境界。

记者:这些年来,您已经为中小学的孩子们编过了大量的读本,这是一笔非常宝贵的财富,相信无论是孩子、家长还是老师,都会十分感激您的。

钱理群:教育的本职,是在孩子生命中最关键的时刻,给他们终生做人和学习打下底子,底子必须打得正,打得扎实。引导孩子读名家经典,就是这样的光明正大、实实在在的打底子的工作。我们这些人都是平凡的人,我们能做的事很少。但做一件事,就要认真地做,持续地做,要做到最好。这就是鲁迅提倡的韧性精神。为孩子编书,或者做其他事,都应该是认真,认真,再认真,严格,严格,再严格。我自己就总有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之感,深怕出什么差错。我们浸润其间,总有一种神圣感,力求完美,而不敢有任何疏忽。

理念

·品·思

曹爱卫

小学语文教材中,有很多名家作品。这些作品,经过时间的洗练成为经典。小学名家经典作品的教学,重在唤醒儿童对经典文本语言的亲切感,汲取大家芬芳的语言,与文本建立起息息相通的生动联系,让儿童的心脏随着文本心脏的跳动而跳动。

——培育语言的亲切感

培育语音的亲切感。语言烙有时代的印迹,名家经典作品的语言亦是如此。如鲁迅的《少年闰土》中就有很多古白话词汇,像家景”“值年”“愿心”“无端”“素不知道等,现今的儿童文学作品中几乎不会接触到。学生在初次阅读时,难免会觉得生疏,拗口。通过反反复复的朗读,让他们对语音产生亲切感,形成语流,是极为重要的。

培育语意的亲切感。名家经典作品,如果孤立教学,教一篇就是一篇,不用其他的文章来比勘、印证,反复比较,很难建立语意系统,难以洞察作品深层的奥秘。唯有一篇带多篇,长时间浸润到名家经典的语言中,学生才能从作品中汲取更多的营养,滋养语言和灵魂。教学时,应摆脱教材和教参的拘囿,对教材进行重组与整合。重组与整合的方式有很多,可以是不同作家相同主题的作品的重组与整合;可以是同一作家相同主题的作品的重组与整合;也可以是同一作家不同时期的作品的重组与整合。在比较中促进理解,在理解中对名家语言产生亲切感。

——体悟语言的风格

语言是要品的,在品中才能得其真味。一位作家之所以称为名家,是因其有鲜明的个性;一部作品之所以成为经典,就是因独特的风格。学习名家经典,就是要去参悟名家经典的个性所在,风格所在。

萧红是我国现代文学史上一位有影响力的女作家,她的语言如儿童般天真、朴实、自然,字里行间流淌着音乐美。人教版教材中选入多篇她的作品,《火烧云》《祖父的园子》等。

《火烧云》最典型的是带字的主谓短句,这样的短句非常适合儿童阅读,儿童因为心智尚未发达,他们无法掌握逻辑复杂的长句。字表示已然事实,往往会给人一种收尾的感觉,但在萧红的笔下,带的句子,却像一个孩子,和着韵律,踩着节奏,笑着、跳着跑过来:

“过了两三秒钟,那匹马大起来了,腿伸开了,脖子也长了,尾巴可不见了。看的人正在寻找马尾巴,那匹马变模糊了。”

在学习火烧云变化快时,我就通过品语言,领悟、学习萧式的独特语言:(1)自由读,发现语言表达上的特点——一个句子中出现了六个;(2)促进思考,感悟火烧云变化的快——“表示事情的完成,在这里,真的是写火烧云变化的完成吗?(3)朗读背诵,学习语言表达—— 这几个短句子看上去平淡无奇,但却写出了火烧云变化奇快无比,这就是萧红朴实、简洁的语言风格;(4)观察插图,学习运用——图中的火烧云又像什么?它在干什么?学着萧红的语言,来写一写图中或者你脑海中火烧云的样子,注意句式短小简洁,用上字写出火烧云变化的快。

通过这样的品读,学生不但领悟到作家的语言的魅力所在,而且把作家的语言表达方式内化成自己的语言图式。

——牵手作品后面的人

名家经典,除了语言经典,更为关键的是,从作品里穿透出来的力量。这种力量,可以直达每个读者的内心。指导学生阅读名家经典作品,还要引导学生把思维的根扎入作品深处,通过设开放性话题,引导学生对文章的内容和主旨提出自己的观点和看法。在交流和讨论中,去触摸作品的精神所在,去牵手作品后面的人。

如丰子恺先生的《白鹅》,就可以设计这样的开放性讨论话题:你是怎么理解高傲的,你会把这个词用在哪些人身上?丰子恺先生用高傲形容白鹅,你认为他想表达一种怎样的情感,说说你的理由。在话题引领下,让学生徜徉文本,连结自我经验,理解作品的言内之意言外之趣,并借助《白鹅》原文中语句:原来一切众生,本是同根,凡属血气,皆有共感,感悟先生以慈悲为怀的精神,以及推己及物,对植物动物也都抱着平等、悲悯的态度。

思考,就是引导学生与作者进行深入的情感交流和心灵对话,感受文本带来的审美愉悦,学习诗意地去面对现实生活。

名家经典作品的学习,就像领着学生走在乡间的小路上,有些曲折,有些难走,但是自然纯美,风景怡人,慢慢走,慢慢欣赏,定能收获一路行走的美与好。

(浙江省杭州市长寿桥小学)

经验

有花有虫有童年

丁慈矿

汪曾祺先生是作家、画家、美食家,更是个玩家,先生的许多文章都适合孩子阅读,因为文字近乎天籁,契合孩子的天性。我这样说,也许有人会不同意,那就来看看:

这棵紫薇有年头了,主干有茶杯口粗,高过屋檐。一到放暑假,它开起花来,真是“繁”得不得了。紫薇花是六瓣的,但是花瓣皱缩,瓣边还有很多不规则的缺刻,所以根本分不清它是几瓣,只是碎碎叨叨的一球,当中还射出许多花须、花蕊。一个枝子上有很多朵花。一棵树上有数不清的枝子。真是乱。乱红成阵。乱成一团。简直像一群幼儿园的孩子放开了又高又脆的小嗓子一起乱嚷嚷。

(《小学生汪曾祺读本·紫薇和黑蜂》)

这样的文字三、四年级孩子一读就喜欢上了,孩子们扯开了嗓子读读,再闭上眼睛想想,紫薇花的繁茂顿时在脑海之中展现,此时若出示几张紫薇的图片,然后再读上几遍,就能背出来了。这样的文字读多了,背多了,语感就有了,写起文章来也就顺了。

爱玩儿是孩子的天性,可怜今天在信息时代长大的孩子,都不怎么会玩了,尤其是城市里的孩子,对自然生活有着深深的隔膜。而读读汪曾祺先生笔下的草木鱼虫鸟兽,不仅可以获得语文的收益,更可浸染生活的情趣:

捉到一个蟋蟀,我不能看出它颈子上的细毛是瓦青还是朱砂,它的牙是米牙还是菜牙,但我仍然是那么欢喜。听,瞿瞿瞿瞿,哪里?这儿是的,这儿了!用草掏,手扒,水灌,嚯,蹦出来了。顾不得螺螺藤拉了手,扑,追着扑。有时正在外面玩得很好,忽然想起我的蟋蟀还没喂呐,于是赶紧回家。我每吃一个梨,一段藕,吃石榴吃菱,都要分给它一点。正吃着晚饭,我的蟋蟀叫了。我会举着筷子听半天,听完了对父亲笑笑,得意极了。一捉蟋蟀,那就整个园子都得翻个身。我最怕翻出那种软软的鼻涕虫。可是堂弟有的是办法,撒一点盐,立刻它就化成一滩水了。

(《小学生汪曾祺读本·捉虫小记》)

捉蟋蟀的句子是神来之笔,文章竟然可以这么写,真是娓娓道来,翻阅某些小学语文教科书,娓娓道来的文章实在太少了,孩子们学了许多课文仍然不会说话,不会写文章,原因就在于课文体的文章读多了,课文体一本正经,正儿八经,缺少的是儿童的生活经验,语言不够鲜活,自然味同嚼蜡。读了汪曾祺,再到校园里走一走,仰望树上啼鸣的知了与麻雀,俯视路边匆匆爬过的蚂蚁,孩子们才会感受到——生活啊,原来是那么有趣儿!

汪曾祺先生笔下多普通人,尤其是他的小说,多描绘普通人的生活,普通人的情感,这也是小学语文教科书所缺少的。小学语文教科书里的人多是大人物,即使出现普通人,所述事例必不普通,不是捐骨髓就是为救村民献出生命……我知道这是编者的良苦用心,但是孩子们读熟了大人物的小传,普通人的悲情故事,与生活的距离反而渐行渐远,无法体察生活的本真。近年来,叶圣陶先生1932年编选的小学语文教科书《开明国语课本》持续热销,开明这套课本的最大特色除了语言平易质朴外,更重要是课文贴近儿童的生活,课文的主人公多是普通人。时间已悄然流逝了八十多年,可见真正的经典历久弥新。汪曾祺先生笔下这些人,我认为是可以进入小学语文教科书的,如詹大胖子——

詹大胖子是五小的斋夫。五小是县立第五小学的简称。斋夫就是后来的校工、工友。詹大胖子那会,还叫做斋夫。这是一个很古的称呼。后来就没有人叫了。“斋夫”废除于何时,谁也不知道。

詹大胖子是个大胖子。很胖,而且很白。是个大白胖子。尤其是夏天,他穿了白夏布的背心,露出胸脯和肚子,浑身的肉一走一哆嗦,就显得更白,更胖。他偶尔喝一点酒,生一点气,脸色就变成粉红的,成了一个粉红脸的大白胖子。

(《小学生汪曾祺读本·詹大胖子》)

后文写到詹大胖子的工作,写得也很有特色:通过声音来写。比如,詹大胖子的主要职务是摇上课铃,下课铃,就写他为把握时间先要上挂钟的声音:喀拉喀拉,再写摇铃的声音:叮当、叮当、叮当,后来铃变成钟,声音也成了当、当、当、当……”。詹大胖子还负责剪冬青树,就有了吧嗒吧嗒地剪的声音。还要负责给老师烧水,就用一把芭蕉扇忽哒忽哒地扇。听声而见人,有意思极了。

我们在指导小学生作文时常常会陷入一个误区,那就是要写有意义的事儿,殊不知小学生的生活中能有多少重大意义的事儿?窃以为,与其提倡有意义,不如提倡有意思,能够发现生活中有意思的人与事,然后用有意思的笔墨写下来,这作文才有温度、有看头。

汪曾祺先生虽然不是儿童文学作家,但是先生的文字确实可以给孩子们开一扇窗子,透过这扇窗子,孩子们可以窥探汉字的优雅美好,获得汉语纯粹的语感,正如汪先生所说的——

柳树远看如烟,有风则起伏如浪。我第一次体会到什么是‘烟柳’、‘柳浪’,感受到中国语言之美,可以这样说:这排柳树教会我怎样使用语言。

(上海交通大学附属小学)

给童年注入正能量

王乐芬

如果你去参观印刷厂,一定会发现,每一秒钟,都有无数色彩斑斓的书页从机器口中吐出,然后装订成册,涌向无数的书城、书店、书摊。据不完全统计,仅美国一个国家,一天便有3000多本新书诞生。

在这无数本还来不及变旧便被淹没的书中,有一类书,却一直散发着淡淡的温润的光,离我们不很近,但一直不远。

书脊上,一个个名字闪烁如星:鲁迅、巴金、老舍、冰心、丰子恺……每一位,无一不是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璀璨的星。他们的作品,这些诞生了将近一个世纪的文字,因其特殊的质感和力量,总不自觉地被人们注意。

但是,注意是不够的。我认为,这些名家经典作品,是要作为重要的精气神注入我们的语文课程的。在教材体文章逼仄的空间里,在日益占领孩子阅读高地的浅阅读包围中,名家、名作,如无锋的重剑,可以破开巨大的阅读迷障,带给孩子高品位的阅读体验。

以巴金为例。巴金是一个自觉而勇敢的斗士,他总希望创造一个亮堂堂的新世界出来,所以,他以笔为武器,以文为炮火,一直在捅破那丑陋和黑暗的世界,直至那光明大片大片地倾泻而下。当我们带着孩子去阅读巴金的作品时,孩子们一定会感觉到那股汹涌在字里行间的真、善、美的伟力。《和下人的友谊》《痴儿救鸡了》《小狗包弟》……平实的文字,热烈的情感,让巴金老人的面容如此清晰:他真挚坦率,言语直白,总把一颗热烈跳动的心掏给我们看,总像飞蛾扑火般追求爱和光明……

他是奇迹般的不老的灵魂!他童心永存,青春常在!他是当之无愧的五四之子,被誉为二十世纪中国的良心

带孩子们读巴金,我们总能听到自己灵魂深处有一个声音:像巴金那样通体光明地活着,敢爱,敢恨,说真话,做真人,是一件多么舒心的事啊。

这样一股充满伟力的正能量,不正是现代社会所亟需的吗?不正是人生之初的启蒙教育所亟需的吗?这些向真、向善、向美的种子,播撒在孩子小小的、纯洁的心田里,机缘一到,便会破土怒放。

当然,这些名家名作,肯定会有些文章因了时代背景的生疏,因了隐喻、象征等文学手法的运用,显得艰涩难懂。比如巴金有篇《春天里的秋天》的序言,题目便像绕口令。这些似懂非懂的文章怎么办?两个法子:第一,绕过去,增长点阅历和年纪后,回头再读。总有一天会读懂的。第二,去做一些相关的功课,帮助自己读懂。比如,去读《春天里的秋天》。读了故事,巴金在其序言里写到的人物、事件,所要表达的情绪,一定更易理解。

当然,如果教师肯用心,带着孩子运用阅读方法和策略阅读,那将更快地打通课内外阅读的壁垒,提升孩子的阅读力。仍以春天里的秋天为例。这个题目很奇怪。两个季节,怎么可以交融在一起呢?文中哪些部分是有的味道,哪些部分又是的感觉?题目是文章的灵魂,碰到这样奇特的题目,不轻易放过,留几个问号在心里咀嚼。猜测,验证,自我检视,阅读便充满探究和发现的乐趣了。

再比如,文中的第一段话:

“春天。枯黄的原野变绿了。新绿的叶子在枯枝上长出来。阳光温柔地对着每个人微笑,鸟儿在歌唱飞翔。花开放着,红的花,白的花,紫的花。星闪耀着,红的星,绿的星,白的星。蔚蓝的天,自由的风,梦一般美丽的爱情。”

多么迷人的一段话呀。大声读读,小声读读,有没有觉得一股春的欣喜在舌尖涌动?闭上眼,把那叶子、阳光、鸟儿、各色的花、各色的星等等在脑海里过一遍,有没有觉得一个五色斑斓的春天在眼前闪烁?

这些美妙的语言,用各种方法积累下来,让心里的春天更加丰富、馥郁,不是很有趣么?

巴金的作品可以这样去读。鲁迅的、老舍的、萧红的,都可以。

叔本华说,阅读好书的前提条件之一就是不要读坏书,因为生命是短暂的,时间和精力都极其有限。

没错。童年,是人生历程中最美丽、最宝贵的。在这样珍罕的童年里,遇到名家,遇到好书,将使人生之初充满正能量。后面的路,也就走得神清气爽了。

(浙江省临海市哲商小学)

实践

播下文学的种子

刘发建

《少年闰土》的结尾说:可惜正月过去了,闰土需回家里去,我急得大哭,他也躲到厨房里,哭着不肯出门,但终于被他父亲带走了。他后来还托他的父亲带给我一包贝壳和几支好看的鸟毛,我也赠送他一两次东西,但从此没有再见面。

但从此没有再见面这几个字,孩子们能感觉到深切的渴望与闰土再次相见。我告诉孩子们,兄弟俩二十多年后又一次见面了。于是让孩子们想象哥俩的第二次相见,在述说哥俩第二次相见欢聚的氛围之后,请孩子们翻开《小学生鲁迅读本》的《木偶人》,阅读兄弟俩第二次见面的场景。看到曾经紫色圆脸、红活圆实的的闰土变成木讷呆滞,张嘴称老爷的木偶人时,孩子们诧异不已。

这是我们鲁迅周的开场。鲁迅对闰土这个童年伙伴的鲜活记忆,以及对中年闰土松树皮近似木偶一样的刻画,前后对比,鲁迅朴实而刀刻似的文字深深地吸引了学生。用鲁迅的文字吸引孩子,而不是用鲁迅的伟大来吸引孩子,教材中的《少年闰土》就成了一个进入鲁迅文字的楔子,课文就成了一个语文学习的例子。

我们的老舍周开场也同样如此。先学习课文《母鸡》,然后再学习选学课文《趵突泉》,一读到永远那么活泼,永远那么鲜明,冒,冒,冒,永不疲乏,永不退缩……”,孩子们一下子就被三个冒、冒、冒吸引了,没有理由的就喜欢上了。对阅读老舍的文字就有一种欲罢不能的冲动。

印象最深的是《窃读记》开启的林海音周,当我把《窃读记》原文发给孩子之后,通过原文与课文对比阅读,孩子们对课文删除英子贴在床头反复吟诵的那首小诗,不断责问这样好的诗歌为什么舍得删掉。特别是读到书店里那个耳朵上架着一铅笔的店员,把英子最喜欢的一本书送到英子面前,告诉英子:请看吧,我多留了一天没卖。孩子们才明白,《窃读记》不单是回忆那个酸楚的童年,而是感念那个耳朵上架着铅笔的店员,才明白英子最后补充说的记住,你们是吃饭长大的,也是读书长大的,更是在爱里长大的的深意。读原汁原味的《窃读记》才过瘾。于是我们开始了为期七天的林海音周

闰土开始进入阅读鲁迅笔下的故乡人,《多乎哉?不多也》里的孔乙己,《细脚伶仃的圆规》里的杨二嫂,以及阿Q,长妈妈,祥林嫂……这些都是从鲁迅的原文节选出来的文字,剔除了一些对孩子来说有阅读障碍的文字,但又保留了鲁迅文字的原汁原味。

这里的阅读,是很有点讲究的。切入点要选得准,孩子的兴趣是第一的。孩子回到家里一个晚上要阅读一个单元5-6篇文章,每篇文章要至少做好两处批注,然后重点推介一篇自己最喜欢的文章,写好不少于150字的推荐理由。这种经典阅读是有一定坡度的,为了激发孩子的阅读兴趣,我会设计一些简单有趣的导学单。譬如:在咸亨酒店站着喝酒而穿长衫的唯一的人是( )。

A闰土 B鲁迅 C孔乙己 D阿Q

后来鲁迅对一向讨厌的阿长发生了空前的敬意,是因为( ):

A阿长救活了心爱的小隐鼠 B阿长买回了《山海经》 C阿长买回了《花镜》

这样的选择题,都是文章一些有趣的细节。孩子只要细看一遍,基本上都能寻找到答案。寻找答案的过程,就是被鲁迅文字浸泡的过程。理解是次要的,进入,浸泡,是最重要的。

第二天晨读课,就朗读自己喜欢的鲁迅文章,我常常发现孩子一边读一笑。笑阿发偷自家的罗汉豆,笑鲁迅的不会骑牛,笑鲁迅有一个和尚师傅……

当然,语文课就不仅仅是笑一笑。前面10分钟,交流学习单上的选择题,对一个单元整体梳理感知。然后重点学习大家推荐的作品1-2篇。所谓的学习,也和我们平常的阅读课不大一样。坚持以读为主的原则,教师适当点拨。这些精心挑选的名家作品,分角色读,齐读,开火车读,孩子们越读越有味道。是最好的浸泡。

前面一两天,孩子就是直接朗读感受,纯粹从我喜欢进入。到了第三、四天,因为有了一定量的积累,孩子们会关注作者的语言特点,开始进入我思考的境界。譬如学生开始发现鲁迅特别喜欢夜晚,总会写到夜晚的月色,月色下的一切都是美的。譬如老舍的幽默语言总是充满善意的讽刺和爱的心。譬如萧红的文字自由洒脱,充满野性的童心,譬如林海音的文字总是用善的、美的眼光看待这个世界。

晨读、语文课,加上我们再把别人用来交流作业的知识整理课用上,孩子们在校基本上能保证2个小时左右的浸泡时间。再加上晚上在家1个小时左右的阅读,一天每个孩子至少有近3个小时左右阅读时间。一周7天,累积起来就差不多有近20多个小时的时间,再加上与父母与同学课外交流的时间,整整一周浸泡在鲁迅或者其他一位名家的文字里,对孩子的身心是何等的受益。就如把一个孩子放到游泳池里,浸泡一周之后,当孩子从水里出来的时候,他的每一个细胞不都被浸润了吗?

我之所以特别强调浸泡二字,是因为我看到了名家阅读周之后,孩子的语言和文字,都受到了名家的影响,都能从孩子们的语言文字中看到名家文字影子。我们语文教师很清楚,技法可以教的,人文可以教的,唯独文字是我们语文老师很难教的。而决定学生写作水平高下的关键是文字。在孩子的童年,能有一段时间持续的浸染在一个名家的文字里,被一个作家的文字持续浸泡,深深影响,终生受益。譬如方偲凯的读书笔记中写到:

鲁迅那八字胡,板寸头,长衫,不苟言笑的面部表情,给我十分深刻的印象,这个样子,像煞读书人。

像煞读书人的味道就来自在鲁迅文字里的浸泡。

我还记得去年老舍周最后一课,让孩子们自由选择最喜欢的一篇作品做范文——跟着老舍学写作。狄炜明同学在刚刚结束的期中检测中,作文扣分16分,全年段最低分。事实上,狄炜明的作文水品也的确是最糟糕的一个。跟着老舍学写作,他是全班最后一个动笔的——一直不知道写什么好,我也无从下手指导。就打开老舍的《母亲》,让他再细读一遍,跟着老舍写自己的母亲。最后在交流时,他的文章虽然不长,却感动了所有听课的老师:

我的母亲,四十出头,高高大大的身材,做什么事都是风风火火,什么事都得唠叨两句。特别是在我的学习上,母亲是无事不管 ,而且还非常严格 。可在我的生活,又是处处关心,样样不放心 

母亲非常辛苦母亲是做床上用品生意的,自己艰难的开了一个店,她又是老板,又是员工。为了使顾客满意,多做业务,母亲每天要翻很多很多的布,所以母亲的手始终是微肿的。有的顾客会提出一些很古怪的要求,母亲总是丝毫也不马虎,尽力让顾客满意。为了增加收入,只要是关于布匹之类的事,母亲都会关注。有时候为了研究一样布艺的做法母亲常常会在电灯底下裁剪到半夜。

母亲没有休息天,连吃饭也无法按时。每天中午忙得只能吃一个饼或一个馒头,一直到八、九点钟才能回来吃晚饭,看着母亲饿极了,狼吞虎咽的样子,我心里很疼有时也觉得不好好学习,还要惹怒母亲生气,实在是对不起母亲啊 !

这样的文字,从一个语文能力很弱的孩子的心底里流淌出来的——因为他爱自己的母亲,像老舍一样。这不是我们语文老师所能教得出来的。他就是被老舍文字浸泡一周之后,能够用最朴实的文字表达最真实的情感。

从那一刻开始,我就意识到:我这个语文老师,就是一个媒婆。把一个一个名家——这些美丽动人的新娘,介绍给我的孩子——这些天真可爱的白马王子。让他们深深的相爱,直到永远。特别是刚刚结束的冯骥才周,孩子们被《俗世奇人》浸泡一周之后,我让学生写一个班上的同学或者老师,恍然间,从孩子们笔底走出来的那些我们习以为常的普通人,都成了某一方面的奇人。

这一年半来,通过一个一个的名家文学阅读周,孩子们先后经受了丰子恺、萧红、老舍、莫言、林海音、鲁迅、冯骥才、梁晓声等八位名家的文字浸泡。如果孩子单读某一个名家,他的文字也许就像这个名家。但如果一个孩子从小就被无数个名家的文字浸泡过,那他就不再是像某一个作家,笔底流淌出来的就是这个孩子独一无二的文字。目前虽不能说我32个孩子有32种风格,但笔底独有风格的文字日渐成风。我相信,众采百家,必独成一家。

每个学期,我用三分之一的课堂,与孩子们一起分享这些名家经典。但我们语文教材的教学进度并没有比平行班落后,反而时时超前。因为被这些经典文学浸泡过的孩子,他们的文字鉴赏能力和阅读理解能力,大大提升。如果我们总是抓住语文教材的几篇课文训练来训练去,就好比一条鱼在一个脸盆里,拼命摇头摆尾,也终究学不到真本领。把孩子放到名家阅读周里,就好比把鱼放江河里,我们还担心孩子学不会游泳吗?事实也证明,我们班级的期末统测成绩远远高于区平均分。

鲁迅、老舍、萧红……一个一个的名家来到孩子的面前,进入孩子的世界,不仅仅是提升了孩子语文成绩与语文能力,孩子们学习语文的热情也被点燃。我们的名家文学阅读周,就是孩子与名家做心与心的深度交流。他们的精神世界,得到了极大丰富和提升。譬如林海音周之后,孩子们从英子身上明白了读书是重要的,还有比读书更重要的——爱,我们是在爱里长大的,没有爱的生命只会慢慢枯萎。丰子恺周之后,孩子们开始懂得一个慈悲的心怀,能够呵护自己的心灵与身边的生灵。鲁迅周之后,孩子们开始懂得脚下的土地,土地上的一草一木,都将成为我们永远依恋的故乡。

记得在前不久的一次登山活动中,我们班陈宿雨妈妈告诉我,原来鲁迅呀,萧红呀,冯骥才呀,他们的书我们家书柜上都是一架一架的,但陈宿雨从来瞧都不瞧一眼。自从名家文学阅读周之后,陈宿雨就会爬上书架,把这些熟悉的名家一个一个请下来。

名家文学阅读周,仅仅是开了一扇门,孩子们和这些名家有了一面之缘,以后到了书店,在书海里看到这些名家的名字,就不会陌生,反倒亲切起来。

鲁迅周的最后一课,就是同学们三五好友一组,自由组合一个团队,从《小学生鲁迅读本》中选择最喜欢的一篇作品,一个同学朗读,其他同学根据朗读来无声表演,也就是演出双簧戏。现场的老师和孩子们都深切感受到,鲁迅的文字原来是那样具有画面感和表现力,是那样的具有生活气息,与孩子的心灵是那样贴近。我有充足的信心,我的孩子到了中学,听到一怕文言文、二怕写作文、三怕周树人的校园童谣时,只会当做一个笑话,一笑了之。

读了一周的鲁迅,孩子们感觉还不过瘾。纷纷要求我带大家去鲁迅故里一游。其实,杭州绍兴咫尺相邻,大部分孩子都去过。但鲁迅周结束之后,他们都说以前去鲁迅故里是走马观花,这一次要去好好看一看百草园,三味书屋。

那个周末,我正好有事,问孩子们能否延迟一下呢?孩子们都说不行不行,一个个急不可耐。面对这样的请求,我哪里能拒绝得了呢?幸福都还来不及呢!

一个名家,就是一颗种子。今天,在孩子的心田播下一个一个名家的种子。未来,在孩子的生命中必将收获一个又一个惊喜。

(浙江省杭州市安吉路实验学校)

 

海门市教育局 主办 Copyright @ 2016-2020 后台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