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您现在的位置:
资源>查看内容

如何构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课程

2018-3-20 07:59| 发布者: zgf| 查看: 289

摘要: 如何构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课程赵学德如何完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让更多的人了解、理解、热爱、传承传统文化?教育是文化的命脉,学校教育是重心,而突破的关键在课程。中小学传统文化课程的现状当下,中小学校实 ...

如何构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课程

赵学德

如何完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让更多的人了解、理解、热爱、传承传统文化?教育是文化的命脉,学校教育是重心,而突破的关键在课程。

中小学传统文化课程的现状

当下,中小学校实施的中华传统文化课程,尚处于无序的探索性阶段,从众心态、跟风走的成分居多,审慎思考论证的成分较少。由于课程定位不明,出现了一系列问题。

一是课程内容选材不准。由于对传统文化教育内容质量缺乏甄别把握,弟三百千、论孟老庄、诸子百家、诗词歌赋、文物、技艺、民俗等一起上。

二是课程类型选择失当。传统文化是一个体系,国学是其核心和灵魂,物化的国粹——包括物质文化遗产和非物质文化遗产则是国学内涵的外化。有的学校将国学经典内容以兴趣自选的课程方式呈现,而对于物化国粹的内容却以统一课程的方式呈现,这是对课程类型的选配失当。

三是课程体系缺乏统整,即传统文化课程与其他课程的关系处理不当。课程开设只知叠床架屋,导致师资、课时、教学资源不能有效综合利用。有的在课程内容总量上做加法,国家课程内容不加整合、地方课程照单全收,大大超出了课时总容量,加重了师生负担。

这些现象表明,如何引导中小学构建中华传统文化课程,实在是一个迫切需要探讨的问题。

让学生具备最基本的传统文化素养

中小学中华传统文化课程的定位,必须致力于让学生在18岁前拥有最基本的传统文化素养。所谓“最基本的传统文化素养”包括:

其一,对中华传统文化的要素、结构、历史、特点等有大致了解。

其二,情感上的热爱。不仅有对传统文化的感性认识,更有对中华传统文化价值的理性发现。

其三,坚信中华传统文化能够引领个人走向幸福、引领民族走向光明和美好。

其四,身体力行的意志和习惯。包括坚守信念、修身进德,也包括能运用中华文化的眼光来看待世界、未来和解决实际问题。

只有中小学生将中华传统文化转化为“信念和信仰”,并且“体认和践行”,才能完成时代赋予我们的文化使命。

当我们把中小学中华传统文化课程定位为“最基本的传统文化素养”时,课程的框架也就清晰起来:

1.课程内容的选择原则

国学是中华传统文化体系的核心和灵魂。国学中,“古典哲学(传统的世界观、价值观和人生观)”以及与古典哲学紧密结合的“圣学(修身致圣之学)”是核心和灵魂。所以,核心课程的内容应是百家哲学思想和人生智慧的精华部分。

同时,基础教育的目的是学习而非研究,所以课程不应立足于全面展示各家各派的思想体系原貌,而应精选其中思想价值超出本学派、超越其时代、足以代表中华民族集体智慧的、有历久弥新生命力的精华部分。选择的过程应是融合提炼的过程。

2.课程时间的厘定

鉴于当前在校学生接触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经典的机会少,又存在几乎与外语无异的语言障碍,若没有一定的课时量保证,该课程极可能沦为一种缺乏实际意义的课程。当前,国家课程中没有任何一门学科周课时量低于1课时;有语言障碍的课程(第二语言学科)最低课时量是2课时。按照义务教育课程方案和普通高中课程方案:语文学科平均周课时数,小学段约为7课时,初中约为5.5课时,普通高中约为4课时。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课程的课时量至少应为语文课时数的30%50%方能产生实际效果,其保守的周课时量至少应为:小学23.5课时,初中1.53课时,高中12课时。按照学年总教学时间(义务教育段35周、普通高中段40周)计算,则其学年课时量大约为:小学70120课时,初中50100课时,高中4080课时。12年总课时量的中间值大约为1000课时,其中小学约占60%,中学约占40%

学生的在校时间是有限的,这些课时主要应从语文学科课时总量中“调配”出来。母语的学习,课内外本是一体,学习背景资源替代性强,语文学科的课时弹性很大。语文学科本就承担着传承中华传统文化的重任,主要课时理应从语文学科中“调配”出来。同时也可考虑从思品与社会学科中少量补足。

3.课程实现方式

课程实现方式必须回归传统——以诵读为主。对于一篇篇诗文,学生先能背诵,等背诵积累到一定篇数,教师再讲解文意。积累于胸中的成百上千篇文章,在字词概念、成语典故、人文理念、文辞章法等方面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这些联系会在背诵积累的同时不断反映到意识中,这就是酝酿领悟的过程。“不愤不启,不悱不发”,这种看似陈旧的教学方式,能培养学生的悟性与灵性。

回归传统并非拘泥于传统。背诵阶段,可以适时简要地向学生讲解文章背景和难解的关键字词。提倡吟诵(即吟唱),以增加兴趣、增强感染力、提高效率。形成性评价主要是以背过为标准,对于生字很少的篇章,可以通过默写检查背诵情况。至于通解文意,可在学期末或适当时机集中进行,方式应灵活多样,注意发挥学生主体作用,淡化考试,杜绝让学生死背译文,贵在让学生心有所得。

4.具体国学经典的剪裁取舍

若按学习序列,首先应是蒙学经典。传统蒙学经典教材有两千年的积累,数量庞大、类型众多、良莠不齐,宜审慎精选。蒙学教材内容上分劝学立志类、行事礼仪类、修身进德类、史鉴蒙求类、纯识字类、百科知识类等多种类型,形式上大多数为韵文,极少数为散文。古典文学审美主要是语文学科的任务,本课程的选文应以思想性、哲理性、育人功能性为第一标准,是否具有文学艺术美不在选文的首要考虑之列,但文句的节奏韵律之美为青少年儿童喜闻乐见。所以,选文时内容上宜以前三类为主,形式上宜以韵文为主。参考清末民初蒙学教材的实际选用情况以及专家学者有关研究结论,最适于当代小学生的优秀传统蒙学教材有《弟子规》(1080字)、《三字经》(1140字)、《千字文》(1000字)、《龙文鞭影》(4800字)等不过十来篇。多数可全文选用,总字数控制在1万字以内即可。

其次是儒学基础经典。儒学经典主要是十三经以及汉儒和宋明理学著作,其中基础入门经典是《孝经》(1800字)和四书——《大学》(1800字)、《中庸》(3600字)、《论语》(16000字)、《孟子》(36000字)。《孝经》透彻论述了被视为德教第一的孝的理念,实为少年儿童建德之宝。但因该文较冗长,宜作适当删减。四书是儒学最基础的部分,其中《大学》、《中庸》两篇为儒学之纲领,宜全文选入,《论语》、《孟子》宜节选其中有关修身、养气、治学、处事等小部分精华,总字数可控制在1万余字。这些文献呈现为教材时,不论是全文选入还是节选,都应力争呈现文本文句原貌。

第三序次则是诸经、诸子、诸史。按古人的教学顺序,“蒙学(小学)、《孝经》、四书”之后即应进入“诸经、诸子、诸史”的学习。但此时不能仍按“六经明,方读子,经子通,方读史”儒家陈规进行。因为儒学六经和先秦诸子已不能集中精练地反映国学思想概貌——六经虽是儒学经典的代表,却未涵盖汉儒和宋明理学等儒学新发展;先秦诸子经典虽为百家学说之宗,但不能涵盖近代以来中华民族的思想反思与更新,亦涵盖不了佛教传入后的中古近古诸子思想——我们既然要博采、综合历代各家的思想精华,以达古为今用的目的,就不能囿于儒学六经和先秦诸子,况且六经文辞古奥、历代百家经典又卷帙浩繁,当代中小学生学习时间有限——所以许多学校以儒学六经和先秦诸子原文作为教材的做法已不适宜。《群书治要》为唐代魏征、褚遂良等人奉诏编写,是从浩瀚的唐前典籍中精选有关修身治国之精华篇章汇编成书,以便皇帝忙余阅览之用。马来西亚中华文化教育中心近年则以《群书治要》为底本,从中进一步粹选精华语句按内容类编成《群书治要360句》(现已出版第二辑,每辑约1.5万字),实为精要,若与禅学、理学、孙文学说等唐后重要经典结合,可以作为涵盖国学整体的教材。小学阶段应至少完成蒙学经典和儒学基础经典的诵读,历代百家经典的诵读则主要在中学完成。

5.与其他学科的整合

中华传统文化课程可以与语文课程进行一定程度的整合,但应确保课程的独立性。其架构、教学方法、评价方式等均不应为语文学科同化,也不应为思品政治学科所同化。“物化国粹课程”则可以校本课程形式与国家课程相融合,不必定为独立课程。这样,广义的中华传统文化教育课程,就成了以国学素养课程为主体、与各学科相融合的物化国粹课程为辅翼的体系结构。

作者单位系山东省诸城市教科所

 

海门市教育局 主办 Copyright @ 2016-2020 后台管理